实习律师,注意你脚下的“低水平勤奋陷阱”!之二:实习律师怎么“想”?

2017-06-20

更多文章 后退

一、互联网时代导致的认知缺陷

这个子标题看起来似乎离我们要讨论的话题甚远,但它确实是我认为有必要在这篇文章中阐明的,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一名认知缺陷者,并且我愈发地感觉到,正是互联网对我们认知产生的负面影响,阻碍了我们更好、更快的成长。腾讯·大家专栏的作者徐贲先生曾在他的文章中写到:“互联网时代,许多人知识丰富,不是变得越加开明、公正,而是变得越加偏执、狭隘和头脑禁锢。他们根本不具备与知识增长相匹配的理解力,不懂得如何独立提问、价值判断、批判思考。互联网时代,许多人知识增长,理解力倒退,并不只是一个美国现象,在别的国家里也是常见的现象……”。这个描述放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娱乐,几乎所有一窍不通的问题都可以通过百度一下得到解决,我们将来自互联网的“信息”直接当作“知识(可以信任的信息)”来运用,因此搁置或放弃了对信息和信息源应有的信任检测。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多情况下,我们对于事件的分析和判断都不是一手的,而是经过媒体喂养的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看着好像有道理,却不去论证,懒得探求根本。

这种思维惰性似乎已延展到生活中已成为常态,一个典型的例子即是:在校时,每次老师布置论文总能引起哀鸿遍野,许多学生埋怨无从下笔。而现在我们步入了职场,面临着更为复杂、棘手的实务挑战,由于没有打下良好的思维习惯基础,对具体问题无从下手则显得更为尴尬。点醒我这一点的是两次做课件的经历。还记得初进君跃,我便和松子哥一起被委以重任,协助主任制作省律协实习律师培训的课件。那时的我就像无头苍蝇,面对培训的主题和主任提出的要点不得要领,收集了几天的材料,却只有极少部分派上了用场,最后还得主任亲自出马,将所有演讲内容梳理、整合。而在今年,我又同两位年轻的小伙伴一起协助主任制作了企业家法律风险防范的课件,令我惊奇的是,我在两位新人的身上看到了去年自己的影子——找不到关键点、准备材料论文化……一时之间恍然大悟,这也许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通病,纵使也有经验不足等客观原因,但我们思考得还是太少了。在这个塑造思想的大好年纪里,我们确有必要时刻警惕互联网可能导致的认知缺陷,提高我们刻意练习深度认知的意识。


二、我在君跃学到的思维方式

1.问题思维

在我认识到自身存在的认知缺陷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在工作中加强思维深度,也就是所谓的“试图从事物的表象挖掘本质”。相应地,在我看来,实习律师要加强的第一种思维路径,就是“问题思维”。

我在今年参与的一大型专项中对此感触颇深。在刚刚得知自己要参与进这个项目小组时,我十分迷茫,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过该领域,更不谈律师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了。就在我稀里糊涂地在网上找资料,被一大堆专术语搅得晕头转向时,本小组召开了一次项目启动会。会议上,虽然大家都和我一样,对该领域的知识不深,但主任、佘律师和各位律师通过短时间的交流,便厘清了工作思路。主任提出,要先于客户行动,从被客户安排到安排客户。给出我们自己的问题清单,确立律师团队在本项目中的角色和地位。由此,小组工作的开展便有了眉目,我们根据问题清单提出的大方向,建立了法律法规库,并在之后的项目进程中切实依据问题清单和法规库处理了许多问题。

我想说的是,作为新人,特别是做非诉业务的新人,肯定有很多没接触过的新事物,也害怕做错。但行事需谨慎,思维却要大胆,对一领域的具体问题不了解并不会导致寸步难行,因为我们还有可靠的专业知识,可以依据自身掌握的大致信息和专业知识去揣测风险点,并模拟解决它,只有预测问题才能避免被问题牵着鼻子走。

2.客户思维

所谓的客户思维,既是明确“客户需要什么”。作为服务行业的律师,我们并不能像IT技术人员那样只和数据打交道,也不能像艺术家一样天马行空地表达自我,很多时候必须面对活生生的人,靠智慧做事,因此,知道客户想要什么就显得尤为重要。

道理我们都懂,但为什么要特意提这点呢?在此我想举一个之前在律所做政府性债务的课题的例子。作为法科生,我们都有过做课题的经历,从收集材料、调研分析,到最终形成结论报告,看起来就跟普通的论文写作差不多,至多其中会出现一些所谓的”创新点“。但在律所做课题却并非如此。一开始做政府性债务课题时,我们也按照经验模式确立了大纲,充实各部分内容,形成了洋洋洒洒二十几页的初稿,内心还小有成就感。但当开会讨论时,所有问题却原形毕露,听取报告的几位合伙人接连指出我们的重心有偏差,并不算一个合格的课题。在同他们的交谈中我逐渐意识到,律所做课题的动机及目的,首当其冲的是为客户服务,所以研究的重点不在于问题的背景、发展历史或是特征,而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更进一步说,由于面对的客户不同,还要考虑他们面临的现实背景和困境,从切实可行的角度去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在这次课题研究过程中,我只注重了程式化的材料堆砌,这种简单的执行是不需要深刻理解的,但对于客户来说,该课题的价值则在于能否给出一个他未曾想到的方案,给他惊喜,这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学生时代那种自我安慰式的写作方法也是我所发现的一口“低水平勤奋陷阱”,及时意识到其在处理问题时近乎无用对我们来说十分必要。虽然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我们会很痛苦,很没有头绪,很抓狂,很烧脑,但经历过这个过程后,我们一定能完成蜕变。

3.跨界思维

在君跃实习的这段日子里,我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人,对社会有了更丰富的感知。在我有幸参与的几期“君跃有约”沙龙中,听闻了西西弗boss文墨书香的读书史,也感受了互联网时代法律新媒体领头人的思想碰撞;在几次随行参与的商务会议中,我体悟到了截然不同的商人思维和商业谈判氛围;在数次政府领导参会的会议中,我又对政务决策者的思维方式有了新鲜的发现......可以说,进入到律所后我才真的感受到了法律的社会学科性,它的确是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相互交融,相互渗透的,要做好律师工作,法律之外的其他社会知识也必不可少。不仅如此,身处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律师和律所想要长远立足、稳固发展,也需要借助跨界思维的力量,主任常常谈律所转型,谈未来世界,其实都是我们正在面临的考验。